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何小竹记事

手记与手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专栏】话说杨黎  

2012-05-29 09:49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话说杨黎

 

何小竹

 

我是到了1987年夏天才与杨黎在成都第一次见面。在此之前,一切关于杨黎的印象都来自周围朋友的转述。

读过杨黎的《怪客》而未见其人的人,都会将他想象为一个瘦高个,如同他诗中写的那个“怪客”。但廖亦武告诉我,杨黎身材矮胖,且显得没什么文化。当我见到周伦佑之后,周伦佑却说,杨黎阅读很深,哲学、语言学的知识不亚于很多人。李亚伟大约是1987年初与杨黎见面的。在李亚伟的转述中,杨黎更像个小孩。小孩一样的单纯,小孩一样的撒娇,小孩一样的脆弱。

后来,吉木狼格又转述了李亚伟讲的一个关于杨黎的故事:“李亚伟说有一次,他和杨黎、梁乐三人坐火车到湖北去,在硬坐车厢里,杨黎因前一天喝坏了胃,他说要去舒服一下,就进了厕所。有一个人在厕所外面等了很久,便不停地敲门,杨黎在里面慢慢地穿上裤子,打开门问,刚才是你在敲门吗?是的,是我。杨黎便卡住他的脖子摇晃,那人任杨黎卡住他的脖子摇晃,没有反抗,杨黎松手后骂骂咧咧地回到了坐位上。那人从厕所出来,在行李架上取下一根锁包的链子,劈头就朝杨黎砸去,链头砸在杨黎的头上,血跟着就流了出来。李亚伟正趴在坐位上睡觉,醒来后见杨黎在流血,他问,怎么了?杨黎说,他打我。李亚伟上去照着那人的脸打了七八拳,那人站起来一拳就把李亚伟打出老远。”

1987年,我在成都转轮街蓝马家第一次见到杨黎,却发现他并没有传说中那么胖,只是显得比较的矜持。他留着短平头,穿一件圆领T恤,看见我之后,只点了一下头,也没说话。直到上了酒桌,喝起酒来,杨黎才一下变了一个人,显得既随和又张扬,我们一下成了好朋友。于是,我拿李亚伟讲的火车上的故事向他求证,但他的讲述,却与李亚伟讲的完全不同。

他说:“我从厕所出来问他,是不是你在敲门?他居然敢说是,我就卡着他的脖子说,你这个瓜娃子。那人看上去很老实,我回到坐位后也没去管他,这个瓜娃子却从后面用一根链子敲了我的头一下,我转身扑过去,梁乐也冲了上来,当时李亚伟正在睡觉,这一闹,他也醒了,就这样,我们把那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揍了一顿。”

这个发生在火车上的“罗生门”我们就不去管他了,总之,到了1992年,我与杨黎(最初还有吉木狼格和蓝马)成了一家公司的同人,这比诗友又进了一步,几年下来,可以说形影不离。杨黎是个急性子,饿了马上就要喊饿,吃起饭来又是吃第一口就想着吃第二口,还骂自己为什么这么急?写字潦草,也是因为等不及把所有笔画完成,而提前拐个弯,勾过去。与他对着一张办公桌做事,没有特别的定力,是要发疯的。

我与杨黎的故事很多,这篇短文装不下,以后有时间我会写成一本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