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何小竹记事

手记与手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专栏】初识朱文  

2012-05-30 18:14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初识朱文

 

何小竹

 

 

那是1995年,我在成都管理着一家夜总会。一天晚上,我正坐在大厅等着上客,迎宾来通报说,有人要见杨总和你。杨总就是杨黎,我们共同管理着这家夜总会。于是,我起身迎出门去,便看见一个梳着马尾,身穿T恤和牛仔裤,脚蹬一双巡洋舰大皮靴,背上还背了一只高耸过头的旅行包的青年,一看就知道是个搞艺术的。他说,我叫朱文。我看着他,有些茫然,因为我不知道朱文是谁。

我招呼他在大厅的一张桌子旁坐下,要了啤酒。我端起酒杯,与他碰了杯。然后他冲我笑了一下,又说,我从翟永明那里来。我于是又热情了几分,女诗人翟永明介绍来的朋友,一定也是个写诗的了。果然,他又自我介绍道,我是《他们》里面的。听他说起《他们》,我脸上的茫然之色一下退去。《他们》是韩东、于坚等诗人于八十年代创办的一份民间诗歌刊物,在那个以“第三代”命名的诗歌运动中影响很大,围绕着这本刊物的一帮诗人被称为“他们”诗群。比如还有丁当、于小韦和小海。但是,我不知道有朱文,因为,我脱离诗歌界有许多年了,也很久每见到过新的《他们》,想必他是后来加入的。这时,我与朱文已经又干掉了几杯啤酒,他接着说道,很早就知道“非非”,知道你和杨黎。我说,很不巧,杨黎今天不在。

“非非”是与“他们”同一时期的另一个诗歌群体,杨黎是“非非”最有名的诗人,与“他们”的韩东和于坚是老朋友。而我只在1987年在扬州与韩东见过一面,与于坚到是很早通信,但迄今没见过面。

说到了诗歌,一方面我感到很亲切,但同时又有点紧张,有点不自在。因为这不是一个谈诗的场合,大厅的舞台上正有一群模特在做着泳装表演,音乐的声音类似于尖叫。我有点心不在焉,这是这几年我坐在夜总会时的常态。我们又干了一杯酒。还写诗吗,你和杨黎?他又问道。还写,我有点脸红地回答。确实还在写,只是这些年来,除了和杨黎,就没和其他人说起过诗,更不知道外面写诗人的情况。这时候我很想提议换个地方,离开大厅,到包间里去。一来包间里没有干扰,我们可以谈谈诗。二来,我也可以在谈不下去的时候给他安排个“坐台”,让自己脱身。但是,我只是这样想,却没这样做。我们就那样坐在大厅,在吵闹的音乐声中,有一句没一句地喝着啤酒,直到他告辞去机场。

后来我见到翟永明,就说朱文这人很老实,看上去是个正派青年,我还差点把他拉到包间里去,幸好我也比较腼腆,要是杨黎在,肯定就把他拉进去了。

翟永明听了我的话,大笑起来。她说,你什么眼光,朱文才不老实呢,人家来夜总会找你们,就是想进包间的,你却拉人家喝寡酒。被她这样一说,我顿感惭愧。惭愧自己孤陋寡闻,不知道朱文何许人。惭愧自己目光呆滞,错把一个“坏人”看成了“老实人”。

听翟永明讲,朱文当时正在与导演章明合作,为其电影《巫山云雨》做编剧,去了章明的老家万县,然后取道重庆,来到了成都。朱文不仅是“他们”派诗人,与韩东一样,早就写起了小说,现在又涉足电影,做起了编剧。当然,众所周知,朱文后来又做起了导演。

1995年,朱文在夜总会与我告辞的时候,问了一句,你可能好久没看过《他们》了吧?我说是的。于是他说,回南京后给我寄几期来。他没有食言,果然给我寄了几期《他们》。就这样,我才读到了朱文的诗歌,真正认识了诗人朱文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